智慧园区新闻资讯

                关注君思最新动态  了解园区实时资讯

盐城响水化工园区彻底关闭,沉重打击入园企业

2019-04-09 10:15

 

据央视新闻消息,4月4日,江苏盐城市市委常委会召开会议,决定彻底关闭响水化工园区。同时,根据省化工行业整治提升方案,进一步抬高本市化工园区、化工企业整治标准,支持各地区建设“无化区”。

 

 

 

园区关停,沉重打击入园企业

 

响水生态化工园区(原名陈家港化工集中区)建成于2002年6月,是苏北第一家取得环保入户许可“绿卡”资格的化工园区,也是响水县的纳税大户,其纳税额一度占到县财政收入的1/6左右。


化工企业投资短、见效快;响水的沿海区位也十分适宜化工企业发展。发展化工产业,对于经济相对落后、急需招商引资的苏北小城来说是个难以拒绝的诱惑。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响水化工园已经形成石油化工、盐化工、精细化工、生物化工四大支柱产业。截止爆炸前,进区投资亿元以上企业已达68家,在建企业20个,包括联化科技(002250)、江苏吴中(600200)、安诺其(300067)、七彩化学(300758),以及威耳化工(纽交所上市)、江苏裕廊(新交所上市)等多家上市公司均在响水化工园区设有子公司。


而响水化工园彻底关闭,对许多园区企业无疑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


上市公司中,联化科技影响最大。在此次爆炸中,联化科技有2名员工死亡,其余部分员工受伤,部分房屋设备损毁;而且联化科技的大部分利润都来自响水的工厂,受去年停产影响,联化科技已经连续两个季度亏损,这次园区直接关闭,影响只会更大,今天开盘后,联化科技股票一字跌停。


另一个受闭园影响较大的是江苏吴中,受爆炸影响,响水恒利达(江苏吴中全资子公司)部分房屋和门窗有所损坏,部分员工因此受伤;在2017年,响水恒利达营业收入为6.51亿元、净利润为8381.04万元,分别占上市公司主要财报数据的21.98%和62.97%,是江苏吴中的主要利润来源;而其余上市公司在响水的公司占合并报表净利润的比例普遍不大,后续影响还算可控。


而对于那些身家性命都在响水化工园的中小化工企业,摆在它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搬迁、或者倒闭。

 

 

去化工,企业人人自危

 

与响水化工园关停一同进行的,还有江苏对落后化工园区和落后化工企业的新一轮“大洗牌”。


4月1日,江苏省政府办公厅下发《江苏省化工行业整治提升方案(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特别指出:到2020年底,全省化工生产企业数量减少到2000家。到2022年,全省化工生产企业数量不超过1000家。全省50个化工园区将压减至20个左右。


笔者从网上查询,目前江苏省内目前共有53家化工园区(集中区),其中仅南京化学工业园区为国家级工业园区。根据《方案》的目标,全省60%的化工园区和至少2/3以上的化工企业将会在三年内出局。

 

在我国,化工企业位于居民区的现象比较普遍。很多化工企业在建厂之初是远离城区的,但随着城市建设框架的拉大,厂区慢慢被居民区包围,逐渐形成了“先有化工后有城”的常态,这也直接导致了安全和防护距离达标的滞后。


在这样的“非常时期”,需要用非常的手段和政策,这是大家都能想得到的;从长远来看,这样的调整符合江苏“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对江苏的产业转型升级和生态环境保护都是一项重大利好;对整个化工行业而言,这样的调整也会促进整个行业的低、小、散落后产能的淘汰,实现整个产业高质量发展....


但问题是,留给企业调整的时间真的太短了。


首先,现在到政策规定的2022年,只有不到三年的时间。而一家企业要去中西部地区重新寻找化工园区建厂、招聘、投产,短短两三年是远远不够的;更何况,如今中西部地区的环保督查也非常严格,企业一时间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园区落地。


另一方面,据业内人士分析,许多做中间体的企业,从供应链角度来说也不具备向中西部搬迁的基础。远离优质客户、远离市场,对这些企业而言,无异于慢性自杀。可以预见,在相关部门的“尚方宝剑”下,未来两三年内,大批中小化工企业或将倒闭,一批化工工人也即将面临失业。


更值得讽刺的是,在江苏的化工企业人人自危之时,相关行业却呈现上涨趋势。响水爆炸(响水事故涉事企业天嘉宜约占国内间苯二胺产能的25%)和多个地区实施限停产政策导致市场上间苯二胺供应紧张,与间苯二胺联系较大的染料价格大涨,间苯二胺的市场报价,更是从原来的4万元/吨飙升到14-15万元/吨。相关A股化工企业浙江龙盛(600352)、万华化学 (600309)、鲁西化工(000830)、卫星石化(002648)、沧州大化(600230)等纷纷上演涨停潮。甚至一部分受园区关停事件牵连的企业,也因为相关产品涨价,“因祸得福”。

 

笔者认为,从安全角度讲,“不要带血的GDP”是社会文明的进步。但从市场反馈来看,一个地区可以没有化工,一个国家却不可以,中国对化工产品的需求,不会因为爆炸而降低;而合法经营的化工企业,也不应该成为个别企业违法违规生产和监管部门办事不力的“替罪羊”,在事故中积累安全管理经验,提升企业的安全意识,方是行业生存之道。

 

 

政府还能为拟搬迁企业做什么?

 

据新闻百科(微信号:newspedia)统计的数据,截止2017年,搬迁的700家化工厂中,有88%以上的化工厂都选择了搬迁进中西部的化工园。


理论上,中西部的化工园区可以更有效地承接城市化工企业的搬迁,但与此同时,仍有一些问题不容忽视:是否所有政府要求搬迁的化工企业能找到对口的工业园?工业园的入门门槛又是否会拦住一部分有入园需求的化工企业?


所以,笔者认为,除了加强行业管理水平、延长企业的搬迁期限外,政府必须为这些企业规划一条合理的搬迁路径,从而提升企业搬迁的“成功率”。


以杭州为例,2015年,杭州龙山化工有限公司、杭州电化集团有限公司、杭州油脂化工有限公司和杭州庆丰农化有限公司四家化工类企业在政府的统一协调下,于2005年启动搬迁工作,联合搬迁至萧山的临江工业园区。后期,四家企业的联合搬迁不仅为各企业拓展了发展空间,企业产值成倍增加,而且还推动临江工业园区形成精细化工产业集群


在搬迁过程中,杭州市政府的统一组织和有力协调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一方面,对相关规划进行整合与完善,将2002年规划的“杭州市化工园”与临江工业园区合二为一,同时出台政策,以明确的规划引导和促使同类企业的集中搬迁和集聚发展。另一方面,市政府加快开展了与临江工业园区配套的重大交通项目、自来水厂以及污水处理厂等项目的论证和实施工作,吸引相关企业的集聚发展。


引导企业联合搬迁,优势有目共睹。首先,对于中小规模的工业企业而言,集结成一个整体进行搬迁时,将拥有比单个企业大得多的规模效益,能够向迁入地政府(园区)申请到更多的优惠政策和更好的发展条件;第二,联合搬迁的模式提高了企业搬迁的效率,包括企业自身的工作效率和政府的行政效率;第三,联合搬迁有利于相关企业的集聚,形成新的或规模更大的区域产业集聚。第四,联合搬迁的模式有利于企业增强竞争意识和创新能力。另外,企业联合搬迁也有利于迁入地政府更好对区域内产业、土地、劳动力等资源进行统筹规划和协调,并形成特色产业集群。

 

 

 

微信图片_20181204093638

最新上线项目
更多 >>

君思最新动态
更多 >>

分享到: